桂林网上炒股

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

无图小说网 -> 武侠修真 -> 妖魔哪里走 全金属弹壳

193.避避风头查个案(万更求订阅)

    王七麟回到驿所,听见黑豆在门房里绘声绘色的讲着什么:

    “……掉入粪坑的哥哥跟他们说,快把他拉上去,可是他们都不肯干,说自己被打得很厉害,动弹不得。最后粪坑里的哥哥气坏了,就骂他们,上面的哥哥跟他对骂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哥哥们没脸留下想要离开,有个哥哥要去拉粪哥哥。可是粪哥哥生气了,就把他给拽了下去,然后他们在粪坑里打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王巧娘、金大爷等人都在门房里,王七麟跟着听完跟着笑,说道:“莫非这就是粪斗?”

    他没想到府里四位公子挨揍的事这么快传到了驿所,不过想来也是,这年代普通人家入夜没有打发时间的休闲方式,只能靠八卦传闻来获取一点精神愉悦感。

    所以,当有府城公子掉入粪坑这种大期货配资 出现,他们自然会第一时间传递开来。

    但黑豆不是在传八卦,他是真去看了现场。

    金大爷消息灵通,得知府城公子挨打立马带着黑豆去看热闹。

    王七麟转头看看爹娘和其他姐姐都不在,很诧异:“爹娘呢?有这样的热闹他们不出来听?不像他们为人啊,难道他们还在现场吗?”

    王巧娘说道:“不,爹娘他们去同福客栈帮工了,窦大人把他们都安排了进去,一个人一个月给二十个银铢呢。”

    这是高到离谱的工钱,游星和力士的月俸才有二十个银铢,普通旅店的帮工一个月能给两个银铢就不错了,饭馆的更惨,有些只是管饭,便有人愿意来干。

    王七麟皱眉道:“这么高的工钱?爹娘难道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?”

    看见他要生气,黑豆拔腿跑了。

    只要大人生气他就不会留在现场,这是他从说书人一句话里悟出来的:君子不立危墙之下。

    王巧娘慌张的解释道:“爹娘知道,他们说这是窦大人贿赂你呃,所以不想去,但窦大人说不是贿赂你,他说客栈有你的一成干股,让爹娘他们过去帮工,其实是帮你看着客栈,所以给这些钱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忍不住摇了摇头,道:“行吧,跟爹娘说一声,去看着可以,但二十个银铢不行,十个银铢吧。”

    徐大推开他道:“七爷你这就是不懂人心了,大姐你让爹娘就要二十个银铢,然后每个月每个人拿出十个银铢来,凑在一起去路口设个粥铺,给南来北往的旅人供个粥供个凉茶。”

    这些事是小事,王七麟没刻意去管。

    他回到屋子里,水瓮中水花四溅,风水鱼露出光秃秃的脑门盯着他看,很委屈。

    它使劲扑棱水,使劲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王七麟无奈,走过去说道:“行了,我看见你了,你折腾什么?就这么想展示存在感?你这小蹄子,幸亏是条鱼,你要是个娘们那不麻烦了?简直是戏精。”

    风水鱼将水拍向他的脸,王七麟嗅了嗅后说道:“卧槽,好臭啊。”

    他这才想起有段时间没给风水鱼换水了。

    谢蛤蟆跟他说不要给风水鱼换水,直接在驿所里挖个小池塘,让它去池塘里待着。

    王七麟觉得这是个好招,于是他跟徐大说明天挖池塘引水种荷花种莲藕。

    徐大不乐意:“这跟我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王七麟给他使了个眼色暧昧的说道:“你想想,咱驿所到时候有了池塘有了荷叶,弄个小船让木兮在上面跳个舞,带劲不?”

    徐大挠了挠屁股嘿嘿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木兮平时聊天说过她在青丘府中跳舞的事,她最擅长的便是水上舞。

    有了动力事情就好办了,大清早他便挥舞着锄头在驿所院子里开干了。

    王七麟起床去练刀,看见他老爹王六五在月亮门处怔怔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见此他放下刀擦了把汗过去问道:“爹,有事吗?”

    他想起昨晚对大姐的叮嘱,又说道:“哦,你是来说在同福客栈做工的事吗?”

    王六五没回答,他有些迟疑的说道:“小七,你跟以前很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笑道:“环境和时间会改变一个人,谁会跟以前总是一样呢?不过无论我怎么变化,我都是你儿子嘛。”

    王六五也咧开嘴笑了起来,他说道:“哦,我来找你是跟你说,现在找咱家提亲,县里头不少人家想把闺女许给你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没有问下去,他摇头道:“爹,我的婚事你别急,还是先给姐姐们找个好婆家吧,我的亲事有月老管呢,他已经给我找好媳妇了,这点有高人跟我说过了。”

    王六五担心的问道:“月老给你找的是人吗?”

    王七麟失笑道:“爹你乱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王六五叹了口气说道:“你整天跟妖魔鬼怪打交道,我和你娘心里总归有些担心。特别是说起你这个婚事,最近我总是做一个梦,梦见你结婚了,掀开媳妇盖头一看,下面是个狐狸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然就是做个梦梦见你有孩子了,抱过来给我和你娘看,结果一看你抱着个小狐狸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笑道:“你儿子就是跟狐狸干上了呗?”

    这话有歧义,他又补充道:“就因为你儿子要斩妖除魔,你就以为他要娶个妖怪?”

    王六五又叹了口气,说道:“小七,不光我做了这样的梦,你娘也做了这样的梦!”

    王七麟拍拍他的肩膀道:“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你和我娘天天想我跟妖魔鬼怪打交道,肯定都会做这样的梦。”

    王六五摇摇头走了,他看着父亲的背影一时没动弹。

    刚才的话是他安慰父亲的,爹娘二人同时做一样的梦,这怕是什么兆头……

    他想到了当初在青丘府中的狐仙……

    今天他待在驿所里查看辖内各乡送上来的案宗,里面记述了从县城到村里发生的诡事,有背景、起因、过程、结论和处理结果五个描述点,很详实。

    他一边看一边摇头,在他看来很多诡事都充满疑点,听天监办案太粗暴简单了,就是找到妖魔鬼怪去杀妖魔鬼怪,压根不管它们为什么出现、有什么隐情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是没辙的事,听天监内有能人异士,这些人动手都是一把好手,让他们动脑子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他正批阅着卷宗,金大爷上门来问道:“七爷,打扰您一下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道:“金大爷客气了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金大爷说道:“县里姜家派了管家和红姑来找你,我猜她是来给你提亲的。”

    红姑是吉祥县第一媒婆,也是个修行人士,据说跟专管男女情事的红喜门有些关系。

    她在县城内外有颇多传奇故事,相传经她手促成的夫妻都能百年好合、白头偕老,所以大户人家都喜欢让她去给家里子女提亲寻媒。

    姜家在吉祥县有权有势,王七麟不管要不要接受人家好意,他都得去招呼一声。

    于是他便去了待客厅,一进门看见一个清瘦的老头和一个满脸福相的妇女在轻声聊着什么。

    老头长得普普通通,清瘦的脸、清瘦的身材,颔下一缕山羊胡。

    妇女的形象就比较有意思了,王七麟在梦里的地球上见过许多次,每次见到的时候她都喜气洋洋的抱着一些胖娃娃,然后喊:红会福娃娃。

    两人倒是很客气,王七麟一露面便争先恐后的站起来跟他寒暄。

    王七麟听了一下,姜家这次是给二女儿姜妍尔提亲,红姑诚恳的说道:“王大人,姜氏第二姝的美貌与才华在城里城外闻名遐迩,大人可以随意打听,奴家绝无虚言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王大人这点放心,我家二小姐素来有吉祥第一玉人之称。当然外界有一些配资公司 二小姐的不实传闻,说她脾气不好,但我敢向大人保证,这些都是传闻罢了,是好事者编排我家小姐。”姜管家也说道。

    王七麟淡淡一笑,道:“这点我自然知道,二位我是信得过,姜家家大业大,能看上我这个乡间小子,实在让我受宠若惊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姜管家微不可查的苦笑一声,他是聪明人,已经听出话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可是,”王七麟开始转话锋,“二位有所不知,我上头还有四位姐姐未能出嫁,按照我家乡传统,上有长亲未能成亲,我这小的也不能成亲,所以只能谢绝姜氏的好意了。诚惶诚恐,奈何福薄缘浅。”

    红姑下意识问道:“王大人家乡不就是咱吉祥县吗?咱吉祥县还有这样的传统?”

    王七麟道:“我家乡小村规矩多,二位也知道,越是小地方事越多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是一番滔滔不绝的对他劝说,红姑连姜妍尔的画像都带来了,她打开画像之后,一位翩然俏佳人含羞带俏的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鹅蛋脸、柳叶眉,芙蓉如面,冰肌玉骨,如果姜妍尔真有画像中这般美貌,王七麟还真得说她一声吉祥县第一俏姑娘。

    其中‘姑娘’这个限定很重要,否则她就不是第一俏了。

    看他铁了心的推辞,姜管家没辙了,将求助目光投向红姑。

    红姑手上带了一枚顶针,她习惯性的转动顶针,有一条淡淡的红线在上面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王七麟看向顶针,红姑注意到他的目光后不自然的笑了笑,将手收进了袖子里。

    见此他便猜到了,坊间传闻红姑就是吉祥县月老,她撮合的男女最后总能走到一起,怕是就跟她的道术相关。

    这个顶针很可能是个法器。

    她刚才看王七麟难以对付,下意识便拿出了法器准备施展法术来成全这桩姻缘。

    这自然是不行的,于是王七麟意味深长的一笑,道:“当今圣上对民间的道法势力,颇有不满啊。”

    红姑自如的笑道:“圣上乃是天子,言行举止自有深意,我等草民不敢妄自揣摩。”

    但王七麟的警告起作用了,红姑没有多做纠缠,她跟姜管家低声耳语几句,姜管家微笑着点点头,两人起身留下礼品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姜家着实大户,送来的礼品足足两大箱子,是让挑夫挑进来的。

    送走两人,王七麟没有继续留在府里,他对徐大说道:“走,去办一件案子。”

    徐大满身大汗,树荫下的木兮急忙递上一卷沁了凉水的毛巾,他温柔细致的擦了一把,柔声问王七麟道:“又有什么案子发生了?这怎么一件接一件呢?”

    王七麟拉起衣袖猛挠胳膊。

    木兮关心的问道:“七爷,你怎么了?是不是起疹子了?”

    王七麟摇头道:“不是,是刚才不知道怎么回事,身上忽然起了痱子、汗毛也竖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徐大一捏拳头发出嘎巴嘎巴的声音,木兮下意识看过去,他回以铁汉柔情的微笑。

    正直日上半空,天气炎热,太阳晒在人皮肤上能晒出一层油来。

    徐大问道:“非得这会去啊?多热的天。”

    木兮抿嘴笑道:“七爷不怕热,你看他还穿着官服呢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摸了摸胸前的阴阳鱼玉佩,很得意。

    徐大说道:“七爷肾虚,怕冷不怕热。”

    木兮羞怯的看了他一眼,接过毛巾跑了。

    王七麟怒道:“你又编排我?”

    徐大也怒了:“大爷从来不编排人,现在全县都知道新来的大印肾虚,刚来县里没几天去买了两趟三十六味帝皇丸,一趟买十来个,把帝皇丸当饭吃,肾虚的都快没了!”

    王七麟一怔:“真的?”

    他着急忙慌去问金大爷,金大爷咧嘴笑:“七爷,肾虚没啥,十个爷们九个虚,我也虚,没事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站在门口,滚热的夏风吹来,他只感觉浑身发冷。

    恶语伤人六月寒。

    人言可畏啊。

    徐大和谢蛤蟆出来,老道士也纳闷:“大人,咱们为什么非得顶着大日头去办案?”

    王七麟解释道:“我不是想办案,我是想避开衙门,昨晚上府尉的公子掉入茅坑里头,这消息传的很快,今天府尉肯定会知道消息,到时候他会找人来听天监去处理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他家公子掉茅坑,为什么还要找听天监?”

    “笨啊,”徐大鄙夷,“公子们身边有高手护卫的,可高手护卫却被人两拳给捶的脱肛了,这事肯定有鬼啊,县衙自然解决不了,到时候不找咱听天监能找谁?”

    王七麟点头:“然也。”

    他们这次要办的案子是一件老案子,不是很危险,但是很诡异:

    县城有个叫苟或的人最近今年运气很差,摔个仰天跤还磕碰了鼻子。人家倒霉了喝凉水塞牙缝,他是喝凉水咬破舌头咬破嘴唇……

    出门看阴天带上伞,结果不下雨;等到了大晴天出门,却碰到大雨倾盆,他赶紧往家里跑,跑的越快雨下的越大,等他跑到家,雨停了……

    逛个街碰到两伙人打架,然后两伙人都把他当做对方的人,一起给围殴了他,把他打的很惨……

    他想知道自己要倒霉多久,就跟朋友一起去寺庙求签,朋友买通了庙祝,在签筒里放的全是上上签,然后轮到他抽签了,他摇晃的太使劲,签筒摔地上给摔碎了,不但没求到上上签,还赔了人家一个老料签筒钱……

    听过介绍,徐大乐了:“嘿,他是被倒霉鬼、扫帚星给缠上了吧?没有找人驱鬼试试?”

    王七麟道:“怎么没找?找了个和尚来驱邪,结果找了个假和尚,不念经竟然玩符箓,一张符箓点燃,把他家房子给烧了!”

    这下子连谢蛤蟆都惊呆了:“这不是被倒霉鬼缠上了,他这是霉神附体了。”

    徐大道:“要我说这事有点邪,咱最好别去上门主动招惹他,很有可能咱跟着倒霉啊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摇摇头没说话,他没想着能把这事解决,他就是去开开眼。

    这人住在外城一条巷子里,曾经在府衙里做过更夫。

    可是他倒霉之后一旦晚上上街巡逻就会碰见孤魂野鬼,这玩意儿不害人却吓人而且谁知道什么时候会碰到个大鬼恶鬼啥的?就普通人这能力,碰到害人的鬼那肯定没得跑,所以他很早就辞职了。

    大热天街头没什么人,他们在巷子里绕了一会迷路了,只好面面向觎。

    谢***湖经验老道,他低声道:“有人跟着咱们,跟了好一阵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不动声色的点点头,三人走到一处三叉路口散开,果然有个青年鬼鬼祟祟的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三人同时出现,将青年一下子堵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人肉汉堡阵势。

    青年吓一跳,看见他们出现后咧嘴笑,摘下个水囊递给他们。

    徐大一巴掌将水囊拍开,虎着脸道:“胆子挺大啊,光天化日之下就敢把掺和了迷魂药的水给我们喝?怎么着兄弟,哪条道上的?把牌子亮一亮,今天你必须给我们个说法,否则大爷让你知道得罪听天监的下场!”

    青年困惑的看着他挠挠头,然后双手比划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七麟一愣:“聋哑人?”

    徐大冷笑道:“肯定是装的,这种把戏大爷见多了。”

    巷子周围是二层小楼,有人在二楼窗口乘凉看见这一幕,便急匆匆走下来说道:“三位大爷误会了,小莽他不是坏人,恰恰相反,他是好人,他一定看你们满头大汗,特意从家里带了水来给你们喝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这人一边简单的打手势,青年咧嘴笑,伸出手快速比划起来。

    谢蛤蟆懂手语,看了两眼后点头道:“王大人,他的手语没问题,可能真是个聋哑人。”

    走出来这人笑道:“他确实是聋哑人,你们不信可以打听。呀,这位小哥还是听天监的大人?那更简单了,您可以随处打听,这小莽真是聋哑人,而且他是个好小伙,我们老狼窝巷子里没人不说他的好。”

    徐大尴尬了,他把水囊还给小伙抱拳道:“对不住了,兄弟,大爷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误会于你,还请海涵。不过这兄弟也太热情了吧?他追在我们身后,我还以为他是小偷小摸呢。”

    这人笑道:“我们老狼窝巷子杂乱容易迷路,小莽经常出来帮人带路,他对这里熟悉,不过不会说话又听不懂人家的话,难免会闹出一些误会,还请大人们多多谅解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拱手向小莽道谢,然后将来意说明。

    听完他的话,这人高兴的说道:“你们要找倒霉蛋啊?那你们找对人了,就让小莽带你们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冲小莽比划了两下,小莽咧嘴露出个灿烂的笑容,冲他们招手轻快的往前走。

    王七麟看的诧异。

    小伙子耳朵听不见、嘴巴不能言,这种人生活应该很艰难、生命中应该充满了绝望,可为什么他却表现的这么轻松?

    有点古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