桂林网上炒股

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

无图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大国金融 辛老七

第251章 妹妹谈恋爱了

    “高中就偷偷谈呢!”

    沈涛爆了大料:“还以为上了大学不在一块断掉了呢,谁知道前阵子无意中看到她微信聊天记录,才知道还跟那个王东阳谈呢,我问了下一个星期没跟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沈辉问道:“我咋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沈涛嘿嘿笑道:“这种事我哪敢说。”

    沈辉又问:“那小伙子家哪的?”

    沈涛道:“新寨那边的,家里两儿子呢,老大。”

    家庭什么的沈辉不在乎,关键是人品,又问了几句,可惜沈涛知道的也不多,只能回头找个机会问问沈璐,还以为妹妹没谈过恋爱呢,没想到高中就偷偷谈呢。

    沈辉心情复杂,都不知道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印象中妹妹一直还小呢,没想到转眼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。

    到了青河宾馆,陈丽君已经领着一帮管理人员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沈辉下车,跟站成一排的管理人员挨个握手,办公室正副主任是县里给的人,工程部的经理王勇外面招的,财务没经理,还悬着,暂时由星海的主管会计巩欣代管。

    还有个采购部,也没负责人,暂时由沈超和沈峰跑腿打个杂,采买办公用品。

    楼下见了个面,一大堆人上楼进了会议室开个小会。

    会议室的桌子是用小桌子拼凑的,条件有点儿简陋,但还能凑合。

    沈辉在本该是陈丽君坐的主位上坐下,陈丽君则坐了左首第一位,沈涛坐在了右首边第一位,其他人除了王勇,不分职务大小坐在两边,听陈丽君汇报启动仪式准备情况。

    星海置业还是草台班子,部门都没成立几个,机构很不健全。

    只有办公室力量比较强,主任总抓兼管行政,副主任主要抓后勤,都是县里给派来的精兵强将,迎来送往,和官方对接,上传下达,各项工作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剩下的就有点差强人意,只能勉强维持不乱。

    至于高层,沈涛这个挂名董事长啥也管不了,还在学习成长阶段。

    就一个总经理,大事小事全管了。

    陈丽君在汇报,其他人都在暗暗打量沈老板。

    知道沈辉的不作他想,没见过沈辉的来了这些天也都听过了,不免有些好奇,毕竟是第一次见,还不太熟悉这位传说中的大老板的风格,也没人敢交头接耳。

    沈辉开会简单明了,很反感又臭又长的无效会议。

    陈丽君到星海一年,早就熟悉了,因此汇报很快,挑重点的汇报了下,不到十分钟就汇报完了,然后办公室正副主任和工程部王勇也简要汇报了几件事。

    沈辉只听不说,听完后鼓励几句就宣布散会。

    从会议室出来,又来到陈丽君办公室。

    陈丽君又详细汇报了下招投标的结果,才问:“沈总,财务的负责人定了没?”

    “还没!”

    沈辉捏着眉心,也有点头疼:“这个项目我是打算留给家里的,把家里人安排掉,其他都好说,财务没有合适的,先让巩欣兼一段时间,等等再说。”

    陈丽君点点头,又问:“高层呢,总得找个有经验的来吧?”

    沈辉琢磨了下,道:“你先找吧,找到合适的再说。”

    陈丽君头疼道:“说实话真正有能力和水平的人家可能不愿意来青河这地方,除非薪酬待遇足够诱人,不过运营和人员培训提前半年启动也还来得及,还有一年半时间,培养人还来得及,可以让县里安排个副总过来,建设期间的工作主要还是工期推进和跟官方的沟通协调工作,县里过来的人在这方面有很大的优势,能最大限度优化外部环境。”

    沈辉赞同:“那就这么办,回头我跟县里去要人。”

    跟县里要人是个不错的办法,搞旅游产业和金融不同,不需要像魏宗如、曹廷华那样的行业一流人才,也不需要多么高深的理论知识,除了服务好游客,旅游这种产业要花大量的时间精力跟官方打交道,从官方要人过来,在这方面就有天然的优势。

    特别是那些快退休的老同志,好多企业抢着要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那些老同志工作了一辈子,光是人脉就不是企业出身的人能比的,人家去了哪个单位都有认识的人,指不定单位领导见了人家还得叫声老领导,办事效率能差了?

    没有这种人脉,你去了连人家单位大门朝哪开都搞不清楚,怎么办事?

    陈丽君道:“那人到了我回沪市?”

    沈辉无奈地点点头,家里人不少,可能用的却没几个。

    还真有点头疼。

    陈丽君却松了口气,再让她在青河呆下去,估计她这个星海高管就得边缘化了。

    星海置业的总经理再香,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旅游文化公司,五十亿投资是不小,但和星海投资比起来压根就不是一个层面的,不能因小失大。

    沈辉又问:“给巩欣开工资了没?”

    陈丽君道:“没有,我让财务给走的出差补助。”

    沈辉道:“这边给发一份工资吧,在财务负责人没到位前,就让公司派人过来,实在不行每季度轮一次岗,回头你跟周佳慧协调好,财务不能乱。”

    陈丽君点点头,轮岗也行,三个月还是能坚持的。

    讨论了几件事,沈辉就去了县里。

    后天就要举行启动仪式了,县里也忙的热火潮天。

    本来定的今天要去沈家沟检查准备工作,结果因为沈辉要来,都消取了行程,汪海峰就在办公室等他呢,让秘书泡了茶,聊了几句,汪海峰问:“张高官过来是沈总请的吧?”

    沈辉愕然,随即摇头:“不是我,应该是有其他事。”

    汪海峰就头疼,大领导去哪里一般都是带着目的或重要意义的,小青山项目启动仪式还不至于惊动省府的大老板,既然不是沈老板邀请,那么大老板下来肯定是有其他事。

    青河能有什么大事值得省府大老板亲自下来?

    汪海峰想不通,所以才头疼。

    这种搞不明白的事情,才是最让人头疼的。

    谁知道到时候会不会出个什么意外,不可控的才是最麻烦的。

    沈辉对启动仪式不怎么关心,没多大意义,怎么搞他都没有意见,搞那玩意主要还是为了配合县里,下面和县里对接好就行了,他关心的是其他事。

    跟汪海峰聊了一阵,就问了下要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汪海峰很痛快,道:“宣传口的秦钊同志是文化战线的一把好手,正好去星海置业发挥一下余热,老同志应该会很乐意,回头我跟他谈谈,尽快让他去找沈总报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沈辉笑着说道:“旅游文化类企业就需要这样经验丰富的老同志发光发热,多几个老同志把关,能给星海置业解决不少难题,汪书记算是给我解决了一个老大难,今天我们陈总还问我啥时候让她回沪市呢,再不让她回去,我看她都准备跟我造反了。”

    汪海峰也笑了:“陈总是沪市的精英,被沈总派到青河这种小地方确实有点屈才,也不怪人家不愿意在青河呆了,换了是我也不愿意啊!”

    又商量了几句启动仪式的事,沈辉才去了李县长那里。

    结果李县长不在,出去办事了,沈辉就到徐佑平那里喝了一盏茶。

    从县里出来,沈辉又去了青河园工地。

    青河园早就复工了,工地上尘土飞扬,各种装卸车辆正在进进出出,现场控掘机、装载机目测有数十台,还有大大小小的各种水泥罐车,乱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劳斯莱斯开进工地,立马落了一层灰。

    车在项目部院子里停下,地上铺上层石子,还撒了水,到是干净了许多。

    沈辉下车后满意地点点头,这要是给他弄一脚土,非得收拾总包方不可。

    江南园林的项目经理第一个跑了出来,一副迎接领导的架势。

    沈辉跟他握了下手,刚想说话,沈立民也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二叔!”

    沈辉只好丢开项目经理,跟二叔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沈立民站门口,问:“啥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沈辉道:“上午才到的,我婶在家吧?”

    沈立民道:“在呢。”

    沈辉又问:“基建工程啥时候能完工?”

    青河园的基建工程不少,但真正烧钱的却不是基建,而是园林造景,而基建工程沈立民和沈立仁都接了不少,因此他问二叔基础工程什么时候能完工到也没有问错。

    沈立民道:“干快点的话六月份就能完了,主要是引水工程有点麻烦,不过那个不影响里面的工程进度,慢一点也无所谓,铺设管沟电缆两个月应该够了,八月份地面以下的工程应该能全部完工,剩下的就是地面回填和园林造景了。”

    沈辉就问项目经理:“园林造景明年能完?”

    项目经理一脸难色:“造景工程的准备工作已经启动了,部分特殊的苗木公司已经在基地培育,一些比较大的景观树也已经封装好,准备运输了,如果不是疫情影响,今年六月开始造景的话,明年底是可以完工的,但现在疫情耽搁了两个月,明年完工实在有点难度。”

    沈辉道:“不要讲理由,我也不听这个。当兵的上了战场,你说你感冒了,就能睡着休息了?工期延误你们去想办法,该调人调人,该提前运输就提前运输,告诉你们领导,明年元旦前必须完工,完不成晚一天扣一百万。”

    项目经理不敢废话,只得苦着个脸小心伺候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