桂林网上炒股

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

无图小说网 -> 玄幻魔法 -> 盖世 逆苍天

第六百八十章 隐藏的未婚妻

    暗月城的虞渊,在年轻一代小辈当中,名声渐显。

    还有很多宗派的老者,因星烬海域的“溟沌鲲”脱困,因“煞魔鼎”,加后面裂衍群岛的惊变,或多或少的也听过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因此,当赵雅芙、孔半壁等人,看到他现身,喜呼出声时,纷纷望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些目光,充斥着疑惑、好奇和惊讶,似乎想看看一位没大宗在背后撑腰的小家族弟子,凭什么混的风生水起。

    赵雅芙率先赶来,亭亭玉立地,站在他眼前,甜甜一笑,说道:“詹天象那家伙,在修炼室闭关修行,我出来打听一下城内情况。”

    虞渊四处张望,发现剑宗的孔半壁,也一脸严肃走来。

    侯天照,还有他熟悉的林嶽,并没有在廊道出现,该是和詹天象那般,缩在修炼室内安静修行。

    雷宗的齐静海,和灵虚宗的屈靖站在一道儿,远远看来。

    屈靖,悄声和齐静海说着话,仿佛在告诉齐静海,这位从暗月城走出来的青年,极为的棘手。

    “虞渊,你怎么还在青鸾城?”

    孔半壁独自一人,从那些剑宗弟子,加几位老者中过来,皱着眉头沉声道:“我以为,你连青鸾城都没回,早早借助那座空间传送阵,抵达芜没遗地了。”

    虞渊神色从容,“好不容易来一趟青鸾城,想好好见识见识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见识的。”孔半壁轻叹,“很多人死了。谁都没有预料到,赤火大漠的‘除邪’试炼,会涌现如此多的天魔邪物。‘暗烬尘雾’的喷涌,就是一个不好的讯号,可惜大家初始都没重视。”

    孔半壁感慨不已,告知虞渊在赤火大漠的试炼者,不知死了多少。

    来打招呼的他,和赵雅芙点头致意后,两人七嘴八舌地,让虞渊意识到如今聚涌在青天神殿的各方修行者,又分为两个派系。

    一个派系,主张坚守青鸾城,借城内的大阵,和暗烬尘雾内的天魔异族死磕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派系,则是认为青鸾城守不住,不如趁着天魔和异族没有完全抵达前,集中力量从朝南的城门撤离。

    他们认为,随着陨月禁地,恐绝之地和各方奇绝异地的诡变,再加上外域的形势严峻,各大宗派怕是分身无术。

    短时间内,他们觉得各方宗派的自在境级别的强者,没可能支援青鸾城。

    不想和青鸾城共存亡的这一派系人员,激烈地劝说别人,希望拧为一股极强力量,迅速冲击出去。

    两大派系各持己见,争吵个没完没了。

    孔半壁和赵雅芙两人说话时,在修炼室走出,站在廊道的各大宗派的修行者,还在嚷嚷。

    虞渊听的头晕,暂时不着急回自己的修炼室,便从青天神殿出去了。

    孔半壁没有跟随,妖殿的赵雅芙,则是陪着他一道儿,也踏出了青天神殿。

    出了青天神殿,乃正午时分,可因“暗烬尘雾”覆盖在高空,导致他只能看到一轮朦胧的大日。

    日光,仿佛都穿透不了“暗烬尘雾”,无法照耀进来。

    “咦,少爷,你怎么还在呢?”

    青天神殿对面,有一栋略矮一大截的楼阁,楼阁高台上,安梓晴坐在台边,两条细长的腿悬空摇摆着,见到他露面后,一脸惊喜的抬手招呼。

    青幽光幕底下,褪去早年的伪装,出落的如仙子下凡。

    那双明眸,如清晨树叶上的晶莹露珠,干净没有丁点杂质。

    一截小腿,裸露出来的脚踝,白的如羊脂玉,随着两腿晃荡,仿佛在空中划出了灵动的白色幽光,令人目不暇接。

    殿堂附近,也零零散散地,有着一些宗门弟子。

    那些人,听到安梓晴出声,纷纷惊诧看向虞渊。

    这些宗派弟子,有天源大陆下宗,有寂灭大陆天邪宗、赤魔宗,甚至魔宫的门人。

    他们之所以从青天神殿出来,就是因为血神教的神女安梓晴,在神殿对面,时常摇晃着腿发呆。

    身份高贵无比的安梓晴,紫色神甲已完好如此,动人的姿容,令他们目眩神迷。

    随着安岕山的归来,血神教慢慢地,已被妖殿、魔宫所容,安梓晴由暗月城离开,立即就开始爆炸性地迅速崛起,吸引了无数目光!

    这个美貌和智慧融为一体,境界突破快到不可思议,手段非凡的美丽少女,俨然成了寂灭大陆那边,最夺目的宝珠!

    赤魔宗的辕莲瑶,只是稍稍有点名气,和安梓晴相比,因身份原因,差了不少。

    此刻散落在神殿的那些宗派弟子,都是因为仰慕她安梓晴,所以才离开神殿,在远方暗暗看着她。

    晃荡着两腿,优哉游哉的安梓晴,一颦一笑,动或静,都让他们觉得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可十来日了,不时从那楼阁出来,在楼台发呆的安梓晴,从没有和任何人打过招呼,如今却在虞渊现身后,主动笑着招手。

    还称呼虞渊为少爷?

    安梓晴在虞家的经历,知道的人,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那些宗派弟子,永远都想不到,如今在寂灭大陆几乎是万众瞩目的血神教神女,竟然有过一段,屈居在虞渊身边化身服侍丫鬟的往事。

    “那虞渊,不就是暗月城的一个小少爷吗?她,怎么会称呼虞渊少爷?”

    “那瘟神,何德何能,可以让神女高看?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他不配!”

    窃窃私议声,从殿堂周边角落传来。

    那些人,因安梓晴的一声称呼,看向虞渊的目光,满含着嫉妒恶意。

    而这时,虞渊只是仰头,看了安梓晴一眼,摇了摇头,一副懒得搭理的样子,一句回应都没,转身向远方走去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拽的很嘛!”有人嚷嚷道。

    “少爷!”

    安梓晴又呼喊了几声,可虞渊还是没有回应,她幽幽一叹,倒也没有追过去。

    待到虞渊走远了,她似乎也觉得索然无趣,倩影一闪,就隐入那栋,比青天神殿矮许多的楼阁。

    楼阁内,安岕山为一道血影,在一面巨大的镜子里面。

    “那个叫蔺竹筠的女子,是蔺家和虞家指腹为婚,是两家交好的象征。”安岕山凝现出来的血影,在那镜子内,意味深长地说:“蔺竹筠是明,可暗地里,他虞渊其实另有一个,隐藏的未婚妻。”

    安梓晴在镜子前驻足,一双眼睛悄悄泛出奇诡的血芒,这让她瞬间变得妖异起来,“你是说我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该是也猜出来了吧?”安岕山反问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安梓晴缓缓点头,“从暗月城回到神教不久,我特意了解一下,大概有点数了。再给你这么一说,自然就完全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蔺家瞧不上虞家,蔺竹筠早年看不上虞渊。殊不知,如果不是因为虞渊,前面十几年浑浑噩噩,蔺家早就没了。”安岕山在镜子内,仿佛咧嘴狞笑,“虞渊的修行天赋,还有过人的手段,要是早点显现出来,蔺家和那丫头,该早就被无声无息处理干净了。”

    “寒阴宗,还有蔺竹筠的父亲,想对虞家和虞渊做的事情。血神教也早就筹划着,对蔺家下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蔺家,还有那蔺竹筠,在那时,怎配得上邪王后人?”

    安岕山怪笑着道出内情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结果也是一样,唯一的那个例外,就是蔺竹筠撞大运了。”安梓晴神色不变,一双妖异的眼眸,愈发明耀,“我和蔺竹筠不同,我会以我的方式,来促进他成长。我想慢慢看下去,看他虞渊能不能,在将来配得上我。”

    ……